• 高端电子商务软件领导品牌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从概念到现实 “网联”的靴子是如何落地?

日期: 2016-08-02 08:48:23 点击数:  

央行近日已原则上通过了成立线上支付统一清算平台(简称“网联”)整体方案的框架,计划今年年底建成。这也意味着,在讨论了两年后,随着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对“网联”建设的推进,以往第三方支付机构直连银行的模式将被切断,同时第三方支付机构多个备付金账户、资金账户的关联关系复杂且透明度低等痼疾,也将得到进一步的解决。


“网联”是如何从概念一步步走向现实?对第三方支付会有哪些影响?后续还要解决哪些问题?深8君就此梳理解析下。


“网联”从提出到形成方案通过


“网联”平台的建议,最早于2014年5月被讨论过。


当时中国民生银行信用卡中心总裁杨科建议由央行牵头建立一个中国网络支付平台的转接系统,成立为线上支付提供网上对接的公司,制订网上支付与清算的定价机制,改变目前让所有商业银行的网上业务只对接网联公司的接口,让网联公司去对接所有第三方支付机构,改变现在银行要与几十家甚至上百家支付机构去对接网关的现象,改变信息不安全、信息不透明、重复投入的现状,实现跨行的网络业务。


这家“网联”公司的股东可以由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或其他民企共同出资,制订符合中国国情的网上商业模式,按市场化运作。


2014年11月,在2014年中国支付清算与互联网金融论坛上,中国银联董事长葛华勇也提出,要加快推进“网上银联”建设,从国际经验来看,参与互联网支付的机构越多,就越需要有一个平台来减少机构间重复接入的成本,降低商业银行、商户的操作风险,中立客观地解决商户、消费者和支付机构之间的争议和纠纷,从而使接入机构能够更加专注自己的主业,更好地开展前端业务的创新。


但“网联”真正进入决策层讨论,则是2016年4月的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其中建立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的议案在此次大会上获得通过,这也被业内正式称为“网联”。


此次议案确定“网联”平台定位于处理由非银行支付机构发起的网络支付业务以及为支付机构服务的业务,支撑以电子商务等场景驱动的支付业务创新,满足基于支付账户与银行账户(含电子账户)的网络支付跨行资金清算处理,并通过可信服务和风险侦测,防范和处理诈骗、洗钱、钓鱼以及违规等风险。


而按照议案要求,“网联”由协会组织发起设立实体建设运营平台,协会将参与实体公司出资,股东总数不超过50家,投资金额不超过5000万元。


与此同时,今年4月国务院出台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第三方支付成为其中的整治对象,特别提到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连接多家银行系统,变相开展跨行清算业务,这也被业内认为,国家从政策层面为推出“网联”做准备。


而此次“网联”方案获得央行通过,也充分表明网联平台成立的时机已经成熟,并得到了监管部门的高度支持。


“网联”对第三方支付的意味着什么?


总得来说,“网联”的出现,是为了改变现有第三方网络支付服务直连银行网络带来的各种问题:多方关系混乱、监管上有漏洞、安全无法保障等,也将对第三方支付机构产生如下影响:


一、降低支付网关的使用成本,激励第三方支付进行产品和服务创新


建设“网联”平台,首先是将支付机构的支付服务提供主体身份与转接清算职能分离,确保各类型市场参与机构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使得支付机构在业务处理、业务价格等方面享受同等待遇,能够充分发挥面向终端用户的业务创新优势,形成价格和服务的差异化竞争。


当前中国的线上支付,采用第三方支付机构直连银行的“三方模式”。这种模式在第三方支付之间的竞争中,让很多大型支付机构在银行接入数量、费率方面,拥有很高的竞争壁垒,很多小型支付机构因为通道不全,难以对用户形成有效的吸引力。


目前,京东、百度等企业也都在开始自建支付平台,“网联”平台的成立,将让这些后来者以及小型支付机构,在接入银行数量方面,获得与支付宝、财付通等平等的地位。因为不用受制于通道,降低了要对接多个银行支付网关的成本,第三方支付机构也可以用更多的资源,在产品和服务方面进行创新。


二、备付金“隐性收益”将减少,加剧企业盈利难度


在方案中,“网联”还将统一技术标准和业务规则,并为客户备付金的集中存管提供支持。


所谓备付金,又称为沉淀资金或准备金,第三方支付备付金是指存在第三方支付平台,为即将产生的支付交易,在银行储备的准备金。只要具有网购经验的消费者,对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平台都并不陌生,买家在拍下商品后,先将钱划转到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账户内,等收到货确认无误后,第三方平台再向卖家付款。这种方式通过暂时保管交易资金对买卖双方起到约束和监管作用。


但在整个过程中,因为发货、快递等原因,会导致买方的资金在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账户中产生滞留,这部分金额巨大的沉淀资金存放在第三方支付平台会产生一笔较为可观的利息,这也被视为重要的“隐性收益”。曾有媒体报道显示,以支付宝为例,其仅通过消费者在淘宝网上的消费,每年获得的沉淀资金的年度收益,保守估计将近10亿元。


现在“网联”方案中,对涉及到央行或商业银行不向非银行支付机构备付金账户计付利息,防止支付机构形成以“吃利差”为主要盈利模式的规定内容,也将使得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始对用户转账、提现全面收费,比如微信今年3月就开始对提现收取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