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端电子商务软件领导品牌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网约车马上就“洗白”了 网餐会怎样

日期: 2016-08-17 09:04:52 点击数: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副总工程师何霞的观点是,整个互联网+的发展很大程度上遵循了从第三产业、第二产业到第一产业的路径。相比之下,Airbnb短租业务所在的第三产业是轻管制或者没有管制的市场,而专车所在的交通和餐饮、金融、医疗等领域一样一直处于强管制的市场。

因此,分享经济发展至今,矛盾的焦点更多集中在交通和餐饮等领域。

网约车、餐饮和医疗等领域面临着同样的政府监管问题,同样都在试,程度不同而已。网约车在上述《暂行办法》出台前,一直处在所谓“根本性非法”的状态争议之中,即这种形态本身就与现行的一些政策和法规冲突;而网络餐饮基本上没有过这一问题的争议,只不过是要如何更加“合法化”,即在他们的运作过程中如何契合当前的法律法规和政策。

但问题的另外一个层面在于,相比网约车,网络餐饮在群体性和个体性安全问题上,面临着更大的危险系数和技术问题。

比如,网约车已经可以通过互联网实时监控机动车的行踪,甚至可以用技术手段实现可视化监控,其外在安全性实际上已经比传统出租车更为可靠。

而主打网络订餐的美团、百度、饿了么等外卖平台们发展得更早,积累的用户数也同样惊人,却也一直被各种监管麻烦缠身。而当下最为棘手的问题是,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至今,依然没有有效技术手段能够检测外卖平台的违法行为,也没有明确的技术手段随时监控无证无照和餐厅实际卫生状况情况。

即使政策和监管真正践行了“政府管平台,平台管企业”的分享经济原则,平台如何在技术上和制度设计上管好企业,也是一个需要深入探讨和研究的话题。

也就是说,不管程度和方式如何,更多分享经济的存在形态惯用的技巧是“打现行政策的擦边球”,但显然,这不会一直好使。比如分享厨房的道路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似乎已经走到了政策风险的边缘。

7月14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正式将网络食品交易平台纳入监管范畴,并出台了具体的监管细则,要求平台建立登记审查等制度、进行经营许可证等,具体办法将在10月1日正式实施。

8月10日,由于百度、美团等外卖平台存在卫生条件差、无证无照餐厅等问题,北京市食药监局再度约谈百度、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要求各平台要用“洪荒之力”加大整改力度。

除了对外卖等网络食品交易平台的监管,以家厨、家庭厨房等为主打概念的分享厨房也被纳入管理范畴。也就是说,在中国只要是从事食品经营,符合法律规定情形的应当依法取得食品经营许可,如果没有取得许可,应当被视为违法。

与跟国内大多互联网项目类似,海外主打分享厨房概念的项目EatWith在2014年拿下的800万美金A轮后,国内很快出现了我有饭、美食实验室、回家吃饭等打着私厨口号的创业项目。

虽然分享厨房的模式从诞生之日就存在着明确的政策风险,但赶上分享经济的风口,以餐饮这样一个用户量巨大的领域切入,依然有不少投资人愿意砸钱试险。其中,回家吃饭曾在一年就获得了4轮融资,而觅食也获得红杉资本领投的1500万美金融资。但截至目前,去年10月雷军连投三次的烧饭饭宣布项目关闭,蹭饭App在去年11月、我有饭App在今年6月亦已停止更新,e袋洗也暂停运营旗下的小e管饭。

曾经与Uber在分享经济领域齐名的Airbnb主打的短租项目,在进入中国至今表现得不温不火。除了分享客房的政策风险,即使现在,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自己打理房间、负责接待房客,还要和陌生房客住在一起,依然是一个很疯狂的事情。

对短租网站来说,如何挖掘到更多的优质房源是发展早期最大的困难,个人房东的积累是一个漫长而繁琐的过程。

“2012年年初,一个财经访谈节目上,我在那里大谈分享经济的模式和我们的理想,当节目组要求我们展示一下个人房东的房源,我们最后提供的是一个同事家的客厅。这是我们当时仅有两个个人房源中的一个,可见我们最开始有多难。”小猪短租CEO陈驰此前接受第一财经1℃记者采访时说。

北大教授周其仁在评价网约车监管时说:“邓小平喜欢讲‘大胆试、大胆闯、看一看’,不就是这么一个状态吗?对新冒出来的事物,还没看明白就一棍子打死,后面还有什么戏!鼓励大胆试、大胆闯,又轻而易举给人家戴上于法无据的‘非法’帽子,何来改革,何来创新?”实际上,周其仁的观点不仅适用于网约车,也适用于互联网下分享经济的各种形态。

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的部分内容更是为这种形态的可持续奠定了基础,“要推动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加快成长,以体制机制创新促进分享经济发展,建设共享平台,做大高技术产业、现代服务业等新兴产业集群,打造动力强劲的新引擎。”

所以不管是网约车、网餐,还是更多分享经济形态,只要法无禁止,你就大胆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