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端电子商务软件领导品牌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深度调查黑心外卖祸首:一切为了销量

日期: 2016-09-22 08:54:23 点击数:  

“这些餐馆我们自己人都不会去吃,但是不签他们我就会被辞退。”

说这句话的人是美团外卖BD(商务拓展)张晓,他每天的工作就是以“刷街”的方式签约新商户,这也是网络订餐平台链条中最基础的一环,这些每天为了获取商户的BD们,以最原始的方式去重复每天的工作,背后代表着饿了么、美团、百度外卖等中国互联网公司垄断的野心。

面对巨头们一味的扩张势力,抢占市场,张晓所代表的外卖平台BD们也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每个月的KPI翻倍的增加。为了完成KPI,BD们不得不上线一些“问题”商户,随之而来的证件缺失/造假、食材过期/变质、制作环境恶劣等问题接连的出现在外卖平台上。

但是,已经全力投入的外卖平台已经顾及不上这些问题,背负着巨大营收压力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面对外卖平台的乱象,新浪科技经过两个月时间卧底调查,通过挣扎在一线的外卖BD,揭示出烧钱大战背后的外卖市场。

卫生环境恶劣、无证经营

在新浪科技调查时发现,以北京站附近为例,几乎每一家餐馆都会贴有不同平台的外卖标志,而这些餐馆中大多都是卫生评级为C级(注: A、B、C、D级代表餐馆卫生等级,A级代表卫生优秀,B级代表卫生规范,C级代表卫生基本合格,D级代表存在一定卫生问题,需要限期改进),或者是以家庭式的小作坊,根本无法堂食。对此张晓表示,以前这些商户都是在我们签约的“黑名单”,因为卫生条件太差,但是最近一个月,为了完成KPI,这些商户也都被签的差不多了。

新浪科技走访的一家卖家庭快餐的餐馆,几平方米的狭窄房间内,摆放着六张桌子,一位厨师正在一边抽烟一边做菜。冰柜上满是灰尘,食材也随意地用塑料袋包装,黑黢黢的灶台上,墙壁已黏满油泥,屋顶墙角还挂着蜘蛛网,地面上摆放着装有蔬菜的塑料箱,箱里的水肮脏浑浊,灶台下面的油桶上满是油渍,未见明显商标。

这家商户为了获取更多的销量,还希望张晓帮他上线买套餐送可乐的活动。

事实上,在此之前已经有多家媒体报道了外卖餐厅卫生条件脏乱不堪的现象,剪刀、圆珠笔拌饭,手抓鸡排,蟑螂遍地等,这些曝光的餐馆中不乏有热门的外卖。

新浪科技发现,从磁器口到北京站这片区域来看,这种小作坊苍蝇馆子的数量要远远多于正规的餐厅,可以说你所下单的商家至少50%都是这种苍蝇馆子。

一切为了销量

签约这些“苍蝇馆子”是张晓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与此同时他还要确保让这些餐馆获得更多的销量,只有这些KPI全部达成才能拿到全部的工资。

美团外卖工作人员牛高介绍,他所在的平台将整个北京分为八个区,每个区有5-7个组人员,每个组的标配是7个人,这基本上能覆盖整个北京六环以内的区域。

每个月的KPI都是不一样的,按总部的话来说,会顺应市场变化来制定。而整个八月他们的KPI即由上月的15家上涨到30家,这意味着八月份他们必须要新签约上线商户30家。

“如果这个月没有完成KPI,下个月总部就会让你签绩效改革计划,如果你下个月还没有完成,就自动走人。”

牛高表示,每个月都会有人因为这个离职,但是因为BD的流动性很大,具体每个月有几个人他也不清楚。

为了完成KPI,牛高和几个同事还想到一个简单的方法,就是去签约大排档。“一个大排档至少10家商户,一下子就完成了一半的工作量。”

走了人,就要有更多的人加入。根据牛高的描述,以他在的区域为例,每个月都会看见20多个新面孔。

“新来的人都会‘拎包’三天,就是这三天你跟着在职的BD走一圈,熟悉工作流程。” 牛高透露,很少有人能够留下,因为实在太累了,来20多个人能留下2、3个已经很多了。

从磁器口到北京火车站有五条路能够到达,每条路上有30—50家餐馆,以每家餐馆停留五分钟计算,最少也需要2.5小时,而这还不包括步行至每家餐馆所花费的时间。

牛高表示,无论春夏秋冬他们都要在大街上“刷街”,从每天上午九点半开始到晚上七点,每周有三天七点之后还要开会,周六周日销量增加他们还要随时到商户协调物流。

“因为没有什么门槛,大多数的BD都是来自农村的90后,刚开始工资都很低5000元左右,租个房子之后就没有多少钱了。”

新浪科技在调查中发现,大多数的BD每天只吃两顿饭,为了省公交费基本上都是步行。

活多人少,牛高告诉新浪科技,有时候跟商家沟通就没那么多时间了,只能告诉他最快速增长销量的方法。

新浪科技从美团外卖工作人员张扬了解到,牛高口中的快速方法就是竞价排名和打折促销。

以八月份为例,张扬所在的区域就会新签约商户700家,加上之前平台已经有的商户,大约会有上千家商户显示在该区域。

为了让自己所负责的商户获得更多销量,张扬只能做出一些“违规”方式。

“像这家家庭作坊,连续几天的订单量只有二单,再这样下去,商户可能就不续签了。”

新浪科技跟随张扬来到他口中所说的这家家庭作坊,狭小的房间,一进门就能看见切菜的案板,而因为城建局最近对城区平房滥用的检查,店主已经关闭了堂食的区域,而根据相关规定没有堂食区域在外卖平台上属于违规行为。

对此张扬提醒店主,如果有总部下来人检查,就说这几天已经下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