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端电子商务软件领导品牌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卫视挤压、网络分流 城市电视台夹缝中谋差异化发展

日期: 2016-12-08 09:31:23 点击数:  

全媒体时代,曾经辉煌的城市电视台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在卫视台和视频网站的前后追击下,城市电视台夹缝求生。收视率下滑、广告收入下降,其急需变革突围。

昨日(12月7日),在第四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2016城市台长论坛”上,全国各地城市电视台台长们汇集一堂,分享了他们的处境、困惑与破局之道。

2016年转眼间将成为过去。谈到2017年城市电视台的展望,青岛市广播电视台副台长颜涛说:“在奔跑中调整。”台长们都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传统电视台夹缝求生

互联网视听,已成为现代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传统电视台的生存空间愈显逼仄。

但是,掌握最权威电视台收视率数据的央视索福瑞方面却表示:“其实不必过于为电视担心”。央视索福瑞副总裁郑维东在发言中称,直到2016年上半年,人均每周收看电视时长仍高于上网时长。

在他看来,网络和电视台并存的时代真正到来。而包括电视在内的传统媒体广告形势持续不乐观却是不争的事实。2016年前三季度,电视广告刊例花费同比下降3.1%。

此外,在传统电视台领域,还出现了“寡头垄断”的趋势。郑维东说:“前十或前五的卫视台成为‘寡头垄断’的平台,垄断在两大类型——电视剧和综艺。”“寡头垄断”意味着好的资源、更多的观众,向大平台、强势媒体集中,城市电视台的处境“雪上加霜”,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

而在各城市电视台之间,竞争也日趋激烈,两极分化现象加剧。据央视索福瑞发布的数据,2016年前三季度城市台电视台份额最高的20个城市,平均份额占到32.6%,而份额最低的20个城市,平均份额仅占1.4%。

实际上,武汉广播电视台、成都广播电视台、长沙广播电视台等可称得市上具有较强综合实力的城市台。

但是即使是这些城市台中的佼佼者,也“叫苦不迭”。武汉广播电视台台长顾亦兵就表示:“其实我们也过得很艰难”。他说,从去年开始,城市台面临着一个共同的处境,就是收视不断下滑。“我们台的收视从6月份开始,就在不断下滑,广告经营也在下降,有的品牌在整个湖北就没有投放。我们一直在思考,在强势卫视的围困和互联网的分流的夹缝中,我们怎么去求生存”。

同处长沙、同为“湘家军”,在湖南卫视的光环下,长沙广播电视台又有怎样的生存之道呢?

长沙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贺大公一连讲了好几个“痛苦”。“我们在痛苦中成长,和其他电视台唯一不同的一点就是,我们更痛苦,在痛苦中产生了天择”。早在2007年,长沙广播电视台就走上了制播分离的转型之路,成立天择传媒,把生产内容的500人团队剥离。

从“你死我活”到竞合发展

在接受每经影视记者采访时,贺大公毫不讳言以前与湖南卫视“你死我活”的竞争状态。“比如人才资源,以前我们和湖南卫视是‘打仗’,今天你挖我的人,明天我挖你的人。有时候一夜之间,主持人就从这个台跳到那个台了。不仅挖主持人,制片人、总监、团队,都会挖。”

但现在长沙电视台走的是一条与湖南卫视差异竞争、竞合发展的道路。“我们将节目项目制、产品化,有的地方性的节目适合在我们长沙台播。有的大型节目,我们则在项目制的基础上,与湖南台团队充分合作、共享版权,这些大型节目的市场是全国各大卫视,节目的版权合作方则共享收益。”贺大公表示。

这样一来,也避免了让电视台们饱受困扰的人才流失问题。贺大公称,“其实现在资金都不是最大的问题了,只要你有好的人才团队,能做出好的项目,谁都愿意砸钱。”

事实上,竞合的状态,也是各地城市台与当地省台、甚至当地上星卫视间的大势所趋。郑维东告诉每经影视记者,即便是卫视台,今年的招商情况也不够理想。

“卫视台也要转移风险,找其他制作平台来做,现在的大型节目投资动辄上亿元,全是自己来做的话压力太大。”贺大公说,“转型之后,我们和卫视台联合做的大型节目,卖给前五家上星卫视。我们就从原来的电视民工,变成了现在的共同投资、联合出品、拥有版权。未来电视台最大的收益就是版权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