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端电子商务软件领导品牌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外卖平台涨价用户称逐渐吃不起 而商家也说不赚钱

日期: 2017-12-04 16:03:17 点击数:  

在线订餐看起来欣欣向荣,但记者日前调查发现,不少商家感觉生意越来越难做———平台带来了订单,也摊薄了单价和利润;平台制破除了位置优先的“高租旺铺”,却新立了排名优先的“付费推广”,这给商家增加了负担;建立了新的盈利模式,却没有合理的分利机制等。与此同时,经历过市场早期红利的用户也逐渐发现,曾经方便又省钱的外卖悄悄涨价,配送从“增值服务”逐渐变成“有偿”服务。离不开,却也逐渐吃不起。

平台越来越抠门,有外卖贵过堂吃

在一份外卖用户的问卷调研中,有位用户的回答得到很多人的赞同。

这个略显简单粗暴的回答契合了外卖的两大优势:方便、省时。外卖既解决了宅男宅女们“一人食”的尴尬,也节约了被工作挤压的休闲时间,已成为不少独居年轻人钟情的饮食方式。

林伟是广州的一位银行职员,与女朋友分别在两个城市工作。因为下班时间不确定,他常用点外卖来解决晚饭。细心的林伟最近发现,在线订餐平台正在悄悄地涨价,从“不仅方便而且便宜”,变成“因为方便所以不便宜”。

林伟说,“早期网上叫餐比去实体店划算,现在比实体要贵。活动也不如之前好。或者有些活动看似诱人,比如满20元减18元之类,但店里的东西一般很难凑到20+这个档,基本上都是30元+和5块以内的。虽然有活动,但正常吃最后都要20多块。”

用户刘婷也有同样的感受。她觉得,“平台真的是越来越抠门了。”刘婷说,“平台搞优惠活动,比如满多少钱,可以凭运气领红包。以前红包金额都是2-4块,现在变成了5毛、1块。而且满减的额度也高了,满30元/35元才减5毛到1块。”刘婷不禁调侃自己:“定价贵优惠少,这样下去,外卖不是我想吃,想吃就能吃。”

刘婷还对比发现,不少店铺的网上价格比堂吃实际上要高。

刘婷说,“之前我点过一家店,附送了店里的宣传单,可以直接电话订餐,上面价格比平台上便宜。只是平台上有满减优惠,直接向店里订是没有的。”

这得到了商家的证实。多名受访商铺表示,如果平台价不“稍微增高”,那就是纯粹的赔本生意。一名商铺老板说,“不是我们想标价那么高,我们都是被平台各种活动、服务费逼的。”

扣点高单量低新进商家“搞不了”

“上周有个外卖平台的人来店里,说帮我注册,我才搞了这个网店。现在我已经不想搞了,划不来。”李先生在广州市番禺区经营一家叉烧店,店里多是20多元的套餐。因地处城中村附近,消费群体多是街坊邻居,多数人都是直接到店消费。

“叫外卖的通常都是在附近商城上班的人,我们之前有订餐电话,自己店里的人配送。”李先生称,只搞了一周,他就发现在线订餐赚不到钱。李先生向南都记者展示了自己店铺在该平台上的后台页面,南都记者看到,一个售价为21元的订单包括19元菜价和2元餐盒费,平台抽走的服务费为4元。李先生说:“服务费接近20%,这个赚不到钱”。

服务费只是商家被扣除的多种费用之一。各外卖平台的商家管理系统均显示,用户支付的餐费和商家的实际收益并不一致。一般来说,在扣除平台服务费、活动支出费、配送费之后,才是预计入账收益。平台服务费又被称为“扣点”,从每单价格中抽成5%-18%不等。点数不同,享受的平台服务也不同。扣点高的商家可享受平台骑手专送,个别情况下订单取消索赔等。

不过,也有商家对扣点表示理解。珠江新城附近的东北饺子店老板江大姐说:“平台给我们提供服务,我们就给它打个8.5折,这也很正常。”但更重要的是,目前平台带来的单量太小,江大姐并不重视,也不愿意花大精力去维护。她说,“平台账户里钱一般是3天一结,合起来也就两三百块。可有可无的。堂吃的客人已经够多,要先维护好店里的生意。”

补贴变少,老商家只能薄利多销

2016年10月,楚正的小饭馆在广州市越秀区寺右新马路开张,不久就上了各大在线订餐平台。这家店的外卖生意一直被同行羡慕,在各平台上的日累计单量接近300,自然搜索排名在同地域入选TOP20,远远超过周边老邻居。每天一大早,就有穿着红黄蓝工服的骑手们三三两两地聚集在店铺附近,占据好位置,等待“抢单”。

中午11点-13点是店铺一天中的订餐高峰。时间一到,收银机附近就响起此起彼伏的订单提醒声,各家平台骑手一路小跑奔进店铺,确认单号无误后提起就走,争取以最快速度取货、送货。为了应对线上、线下订单,店铺前厅要布置2-3名服务员小妹,专人专岗,分别处理堂吃收银、外卖下单打包以及前厅卫生等工作。

目前,外卖对楚正的店举足轻重,因其每月盈利占比已达五成。他也被该地区的平台经理列为重点商户,经常享受电话一对一沟通、店铺实地巡视、网店升级建议等“优待”。据楚正猜测,店里的生意可能会影响市场经理的KPI.外卖的确带来了不少单量,楚正却没那么高兴。他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客人都来店里堂吃。”

原因之一是平台对商家的补贴变少了,线上优惠活动的成本正在悄悄转移到商家身上。他说:“以前做满减活动,减少的部分平台和商家按四六比分别承担,现在变成了100%由店家承担。虽然优惠活动是商家自愿的,但不做活动就没生意。做活动也是替平台挣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