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级电子商务软件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巴菲特:如果“All in”会选择苹果 想破产上杠杆

日期: 2018-02-27 11:07:10 点击数:  

股神”巴菲特在上周六发表了2018年致股东信后,按照惯例周一接受财经媒体CNBC采访,对股东信中的重点话题进一步作出阐释,涉及苹果持仓、回购与股息、股票与债券的选择关系、税改等。
巴菲特:苹果是去年买入最多的个股
在2018年致股东信中,巴菲特分享了伯克希尔哈撒韦所持最大的股票头寸,苹果现为该公司第二大的持股,价值达282亿美元。
巴菲特在周一采访中称,“如果你看看我们所持有的资产,可能会猜测我们对这些资产的喜爱顺序是按持有量的美元价值排序的。但如果你看看我们在过去一年时间里的购买活动,就会发现我们买入的苹果股票(NASDAQ:AAPL)比其他任何股票都要多。”这是“股神”对“更喜欢all in 哪支个股”问题的回答。
巴菲特还在采访中被问及,为何他仍在使用一款翻盖式手机而非苹果的iPhone智能手机。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问过我这个问题。答案很简单,那就是我已经脱节了。但我告诉他说,只要我还没有(iPhone),那么市场就还没饱和。当我也购买一部(iPhone)时,很可能就不剩什么人(还没有iPhone)了。”他说道。
他随后解释了为何苹果的股票是如此具有吸引力的一种投资。“苹果拥有非同寻常的消费者关系。”他说道。“我看到了其生态系统是多么强大,以至于到了一种非凡的程度……至少从心理上来说,你们都被牢牢地‘锁’在了你们所使用的(苹果)产品上。(iPhone)是一种非常有粘性的产品。”
巴菲特:如果找不到足够大收购标的会回购更多股票
巴菲特说,他很难在合理的价位找到合适的收购对象,因此他正持有1160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债券。
巴菲特说,他预计会最终找到这一大笔现金的合适用途,但他可能不得不等待经济下滑发生。他说,如果他找不到足够大的收购标的,伯克希尔可能会回购更多的股票,而不是开始派发股息。
在股东信中,巴菲特透露,随着市场价格持续上涨,伯克希尔在寻找合适的投资标的方面遇到了困难。他在周一接受采访时表示,使用现金进行股票回购不是不可能的。
“我相当有信心,我们会找到合理配置资金的方案。”他说。在巴菲特接受采访后,伯克希尔A类股(NYSE:BRK.A)周一大涨了3.98%,报收于316126美元/股。伯克希尔B类股(NYSE:BRK.B)上涨3.88%,收于210.62美元/股。
“很明显,配置资金的最佳时机是在市场开始下滑的时候。”巴菲特补充道,“但我们更倾向于不这样做——这完全取决于股票的价格——我们可能更倾向于回购,而不是派发股息,因为股息具有隐含的承诺,即你需要永远支付它们。”
巴菲特也重申了回购的触发条件要“完全取决于股票价格”,此前公司规定,股价触及票面价值的120%时会回购流通股,但目前A类股和B类股的交投水平都接近票面价值的170%。曾有分析师和股东希望能提高回购门槛,但巴菲特没有暗示会作出修改。
他认为,持有伯克希尔的股票更像是“储蓄账户”,股东可以选择每年小幅卖出一些,但如果公司启动股票回购,股东最终持有的伯克希尔股份的每股权益会比卖出以前还大。巴菲特也强调,几年之前问过投资者想不想要股息,但最后47:1的人表示不想要。
巴菲特:想破产?上杠杆!
如同在公开信中所述, 巴菲特再次强调避免用借来的钱投资,“在我看来搭上自己身家的风险去换取不属于你的东西(筹码,暗指加杠杆)实在是疯了,就算在这种情况下令投资净值翻倍,也不会感到开心。”随后他引用了老搭档芒格的话称,令聪明人破产的三个方法是:酒、女人和加杠杆。其中酒(Liquor)和女人(Ladies)只是因为以L打头为了“凑数”的,真正危险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加杠杆(leverage)。
巴菲特在股东信中是这样写的,伯克希尔公司本身就极好地说明了短期的价格随机波动,可能掩盖长期的价值增长。在过去的53年当中,伯克希尔通过将盈利再投资,让复利奔跑创造了奇迹。但是,伯克希尔股票也经历过四次重挫。这就是借钱持股风险的最有力证据,即短期内无法预测一支个股的跌幅深浅,并且这种跌幅与其长期价值无关。“你的心态可能被新闻标题或市场评论扰乱,在慌恐下不能做出明智的决定。”
巴菲特:长线投资者应该购买股票而非债券
“如果你不得不在购买长期债券或股票之间作出选择,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股票。”巴菲特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如果我要在持有一笔30年期政府债券和在30年时间里持有股票黄子健作出选择,那么我认为股票的表现就爱你过远远好于30年期政府债券。”他还补充道:“今年截至目前为止,我们一直都是(股票的)净买家。”
在上周六发布的股东信中,巴菲特驳斥了有关从长期来看债券是一种低风险投资的观点。他建议投资者应继续在股市上进行投资,原因是通货膨胀会对固定收益资产的购买力造成负面影响。
“我承认,在未来的任何一天、一周或是一年,与短期美国国债相比,股票都将是一种风险更大的——应该说是大很多的——投资。但是,如果一名投资者放长自己的投资目光,那么与债券相比,一种多样化的美国股票投资组合的风险则会渐进式下降,前提是假设投资者在买入股票时,其市盈率与当时的一般利率水平相比是合理的。”他在信中写道。
“对长线投资者——其中包括养老基金、大学捐赠基金以及有着储蓄想法的个人投资者等——来说,用自身投资组合中债券与股票的比率来衡量其投资‘风险’是个可怕的错误。很多时候,一种投资组合中的优质债券会提高这种组合的风险。”他还补充道。
巴菲特:减税为美国企业提供了巨大的推动力
巴菲特承认伯克希尔从企业税下调中受益,伯克希尔去年净资产增值中近一半(290亿美元)来自于税改的福利。他举例称,假如有1000亿美元的股市未实现收益,悉数卖出需要纳税。按照税率35%计算,350亿美元预留税款将作为债务。但目前企业税率降至21%,这部分将降至210亿美元,多出的140亿美元降税额,现在还不是现金,相当于抵扣原有负债提升了公司净值。
税改对伯克希尔有利的另一个因素是递延所得税修正。《巴伦周刊》引述巴克莱分析师Jay Gelb估算,截至去年12月31日,伯克希尔账面价值可能升至A类股每股约21.7万美元,较9月30日的约18.7万美元增加16%,主要受递延税债务减少提振。
巴菲特:在医保领域的野心远比节省个人医保成本更大
备受关注的股东信中并没有谈到1月由伯克希尔、摩根大通和亚马逊联手设立的医保公司。这家合资公司先期目标是提供技术解决方案,为各自雇员及家属提供价格合理、透明的高品质医疗保健服务。
但巴菲特在周一采访中谈到了这家公司,认为三家各行业巨头的野心“远比节省个人医保成本更大”。巴菲特表示,其目标远大于通过谈判削减医疗成本。
“我们正在寻找比这更大的东西。”巴菲特说,“希望我们能找到一种方式,或许能以较低的成本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
巴菲特说,伯克希尔及其合作伙伴已经收到了许多公司和个人的报价,这些公司和个人想要帮助该医疗成本项目,但现在考虑这些还为时过早,因为该公司仍在寻求聘请一位顶级CEO,一个真正对医疗保健领域从各角度都有深刻领悟的人来领导这项工作。
巴菲特仍然对富国银行充满信心
巴菲特说,他对富国银行(WFC)仍然充满信心,而伯克希尔公司是该银行最大的股东,持有该银行约10%的股份。
巴菲特说,他相信富国银行的首席执行官蒂姆-斯隆(Tim Sloan)已经努力清理该行近年来被曝光的不当行为。监管机构认定,该银行员工为了满足销售要求,开设了数百万个未经授权的账户。
巴菲特说:“我猜想他们已经进行了反复的清理,发现了所有做错的事情。”巴菲特说,富国银行可能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在监管机构眼中的良好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