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级电子商务软件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美国四大科技巨头最近各有麻烦 我们该担忧吗?

日期: 2018-04-03 08:59:11 点击数:  

据《卫报》报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向亚马逊开炮;国会盯上了Facebook;谷歌太过庞大了,苹果则缺乏革新产品。市场正对科技行业巨头失去信心,是否让人很意外?然而,这种转变的后果可能会十分可怕。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科技行业在过去的两周都表现得很挣扎。由于科技股的拖累,美国股市今年出现下跌,第一季度录得自2015年以来最大的单季跌幅。
在《观察家报》(the Observer)揭露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收集了数千万的Facebook用户数据并将其用于帮助特朗普竞选以后,Facebook市值已经蒸发掉了500亿美元。现在,Twitter上也出现“删除Facebook”运动,用户纷纷删除账户。与此同时,监管机构可能会限制Facebook通过数据获利,严重威胁到Facebook的商业模式。
上周一,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证实它正在调查该公司的数据惯例。此外,Facebook表示,它将派出一位高管前往伦敦在英国立法者面前作证,但不会派出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在复活节假期休市之前,从3月16日到上周四收盘,Facebook股价足足下跌了17%以上。
与此同时,报道称特朗普再一次向亚马逊发难,可能会通过反垄断或者竞争法规对其下手,随后该公司的股价应声大跌5%,市值损失超过300亿美元。
苹果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价也出现下跌,原因是市场担忧科技公司将面临更加严格的监管。
对于苹果来说,还有一个担忧:其售价1000美元的iPhone X销售不佳。谷歌方面,投资者不仅担忧它未来在如何将用户数据出售给广告商的问题上会受到更加严厉的监管,还担心会它可能会输掉与甲骨文的一起重要的Android软件专利诉讼。
批评科技巨擘的人可能在幸灾乐祸。但对于股东和退休金计划来说,科技股失色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苹果、亚马逊和Alphabet合计市值达到2.3万亿美元,占标普500指数的10%。再加上合计市值达1.1万亿美元的微软和Facebook,五大科技公司占据该指数的15%。
整体来看,科技股占标普总市值的25%。也就是说,如果科技股低迷,那么整个大盘都会低迷。
投资管理公司North Star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埃里克·库比(Eric Kuby)指出,“在经历连续几年的上涨后,我们进入抛售阶段才一个星期。大体来看,在过去的五年里,像英伟达、Netflix和Facebook这样的超高市值科技股票表现惊人,涨幅在260%至1800%之间。”
在遭遇数据泄露危机后,Facebook市值已经蒸发500亿美元
直到最近,投资者一直在押注科技股任性增长。但在更严厉的、监管加码的环境下,这样投注或许并不明智。
“大多数的成长股投资者看股票的基本面并不是看公司的现金流量。他们关注的是发展势头,但如果你看看Facebook,它的市盈率仍然达到30倍。这些股票基本上不适用于任何传统的收益分析,因此存在进一步下行的空间。”库比说道。
GBH Insights的丹尼尔斯·艾维斯(Daniel Ives)在致投资者的信中写道,“紧张不安的科技股投资者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是……是特朗普未来几个月将把瞄头对准贝索斯和他的亚马逊的消息。”
在特朗普高调发表其不满亚马逊的言论,称其纳税太少之后,对这一冲突的担忧恐将加剧。特朗普还炮轰该公司给美国邮政服务公司支付的邮费太少,以及其对传统零售商的不利影响。
“我在选举前就表达过我对亚马逊的担忧。”特朗普在Twitter上写道,“与其他公司不同,他们只是向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缴纳极少的税,甚至不用缴税,他们将我们的邮政系统用作他们的送货员(给美国造成巨大的损失),并且让数千家零售商关门倒闭!”
在总统开炮以后,他的竞选经理布拉德·帕斯卡尔(Brad Pascale)也发表了一条对亚马逊而言具有不祥意味的推文。
“不要忘记提及亚马逊所拥有的美国人的数据可能达到Facebook的10倍之多。拥有所有的那些数据,还拥有一份政治报纸《华盛顿邮报》。嗯……”
白宫顾问凯文·哈西特(Kevin Hassett)后来向福克斯商业新闻表示,“我知道总统十分关切的一个一般原则是,我们需要生活在一个政府为互联网服务商和实体店建立起公平的竞争环境的世界里。”
对于一个经常将股市创历史新高吹嘘成自己的功劳的总统来说,攻击科技公司似乎有些适得其反。“任何的政治问题都是令人困惑的,因为你无法分辨当前的问题以及真正的问题。Facebook的政治问题显然是监管部门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亚马逊的问题相对来说则没那么容易解决。”Northstar的库比指出。
目前,分析师似乎并不担心。上周四,亚马逊股价不跌反升,投资者似乎无视特朗普的发难。德意志银行分析师劳埃德·华姆斯利(Lloyd Walmsley)表示,“我们认为攻击亚马逊并不会受公众欢迎。”
不过,库比指出,如果像亚马逊和Facebook这样的公司——以数据作为业务运营的核心——被迫改变它们的经营方式,那么业绩预估必将下降,股市也将随之下挫。
“它们的业绩只能走一个方向,那就是上升。一旦业绩开始下跌,它们的股价将会承受更大的压力。它们的业务很有可能会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