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级电子商务软件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东南亚电商市场仍有空白?

日期: 2018-08-27 17:28:26 点击数:  

“今年,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在东南亚投入了更多的资金,而且已经与这两家公司(Zilingo和Carsome)建立起密切的合作关系,”Shyy说道:“这并不是我们计划采用的策略,而是因为我们在这两家公司身上看到了潜力。”
他进一步表示,公司非常看好Zilingo:“我们相信,在未来6到12个月里,Zilingo很有可能成为独角兽企业。”
最近,Zilingo正在与现有投资者进行谈判,希望争取到约8000万美元的D轮融资。该笔交易可能会使这家成立仅三年的电子商务初创企业的估值超过5亿美元。今年4月,该公司刚从C轮融资中获得了5400万美元,主要来自其现有投资者Sofina、Burda Principal Investments和红杉资本(印度)。参与本轮融资的有曾经的支持者Tim Draper、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Venturra、Beenext和Manik Arora风险投资公司,以及新加入的投资者Amadeus Capital。
您最近和哪些潜在的投资公司接洽过呢?
我们正在与几家公司洽谈,但目前还尚未达成交易。正如当前的一些风险投资公司,我们也一直在关注金融科技领域,包括贷款、信用评级和金融服务等业务,目前仍在进行中。
在过去的几年里,金融科技领域发生了巨大变化。随着阿里巴巴、Go-Jek和 Grab等公司宣布推出它们自己的支付平台,该领域变得越来越分散。许多初创公司也在争夺资金。您认为这个领域的未来走势是怎样的呢?
我们认为金融科技领域目前仍然非常分散,很难确定谁将会是赢家,但也是为什么在这个领域有投资的机会。在该领域,我们并没有太多的经验,但相信这里的投资机会是巨大的。金融科技领域对信贷和数字金融服务的需求非常大,同时,我们正处在这个市场独一无二的节点上,我相信该领域会催生出大量的独角兽企业。我们也在积极的探索中,试图寻找到合适的方法,以便能以最好的姿态参与进来。
您对金融科技的哪些领域最感兴趣?
贷款——虽然是一个非常宽泛的类别,但已经涵盖了很多业务。以印尼的30天现金贷款为例,已经有数百家公司在做这项业务了,但我始终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扩展性的模型。如果你有足够的数据做好信用评级,你就可以提供更好的融资条件,具备更强的竞争能力。无论是现金贷款、抵押贷款还是教育贷款,这些都可以很容易地形成规模。关键在于从重复性的业务中找到你的最佳位置。
现金贷款之所以如此受欢迎,是因为其运转的速度非常之快,可以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经历一个又一个周期。另一方面,关于抵押贷款,对某人的信用评级有充分的了解需要经过几年的时间。
我认为,适用于教育或婚礼等特定需求的贷款可能会很有趣,因为这些贷款覆盖了大量的项目范围,而这些项目未必是可自由支配的。我们目前还未发现有任何企业瞄准了这些领域,但我们认为,在这类市场上,还有足够的空间有待开发。
您一直在考虑投资电子商务的初创企业和市场。我们已经看到了电商领域在某种程度上的整合——每个国家都有独角兽和市场领导者。作为Zilingo的投资者,您不认为现在进入电商领域有点太晚了吗?Burda在支持一些电商企业,您是否意识到它们像Zilingo一样有着不同的商业模式,或者处于特定的利基垂直领域?
我认为东南亚的电子商务仍然有机会。以电子产品为重点的泛化、水平市场的覆盖范围很广。在该领域,会有3-5个参与者,将数十亿资金投入其中。所以投资一个水平市场的企业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会与Tokopedia(印尼最大的电商平台)或Lazada(东南亚地区最大电商)展开竞争。
但特定的垂直领域和品牌导向的模型——无论是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模型还是垂直整合的消费者模型——仍然有很多空白区域,例如,在宠物、美容、儿童和婴儿护理等消费领域。这些领域的支出花费通常很高,而且持久率很好,因为它们基于准订购。一旦这些消耗品(像宠物食品和婴儿尿布)用完之后,就需要进行定期采购。
将这些花费大、频率高、利润稳固的产品类别放到网上会带来很多机会。如果你能围绕该类产品建立一个品牌,那就更好了。这将大大降低收购成本。
对这些初创企业来说,最困难的问题就是(客户)获得成本非常之高,有时不得不花费6个月到一年多的时间才能收回最初的获客成本。当关注电商公司时,我们非常清楚这一点。减少此类支出,这样初创公司才不会落入像谷歌和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手中,继而,从长远的角度看,他们的模式就能更具有可持续性。
你们的业务范围遍及多个地区,那在这种情况下,Burda对您的投资公司能产生多大的吸引力呢?
这确实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我们最近在美国投资线上学习、分享平台Skillshare。对方之所以对Burda感兴趣,原因之一就是我们在亚洲市场上建立的业务。他们表示,尽管他们在这里并没有办公室,但大约20%至40%的有机增长都来自亚洲,包括部分东南亚地区。因此,他们突然意识到,需要更多地关注这一地区。
在美国,一些B2C企业也在考虑将业务扩展至亚洲,由此作为打入亚洲市场的最佳方式。虽然并不是所有公司都关注这个问题,但对某些公司来说确实如此,在不同的地区拥有一席之地当然会带来相应的优势。
对于这里的公司,他们真正的痛点是什么?仍然是B 轮融资紧缩吗?或者,是交易流程的质量吗?太多投资者为了几笔好的交易而进行激烈竞争?还是他们的估价问题?
我认为有几个因素可以说明这一点。首先,要确保公司在以合理的速度增长和支出。这个问题就与B 轮融资紧缩有部分关联。如果公司管理层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筹到钱,就不会花费大量的资金来发展公司,对吧?公司不可能以100%的速度增长,却以200%的速度亏损。
也就是说,在一些市场的某些垂直领域中存在着部分公司。对它们来说,如果公司发展足够快,资金就会到位。我们认为这与公司定位是否正确,是否有合适的品牌故事和良好的增长潜力有关。
现在很多公司都在筹集更多的资金。在某种程度上,这会导致种子轮的资金紧缩吗?所有的基金都想往上爬,拥有A 轮及其以上融资。大部分基金不想参与存在大量的初创公司的投资。或者说,您认为天使投资人可以进行更多种子轮融资,VC可以寻找更多轮次的投资吗?
我确实觉得,天使投资人将在东南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早期在格林创投(GREE Ventures)工作时,我最大的收获是:与印度或其他市场相比,融资50万美元及其以下的公司可以吸引的天使投资人的数量非常少。在印度这样的市场上,天使投资人可以轻松地开出一张50万美元的支票,甚至可以做更大面额的交易。
在东南亚,个人投资者在科技领域越来越得心应手。可能是退出的企业家,也可能是自己投资的个人投资者,都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关注种子轮的基金并不多。企业家也很聪明的,他们知道钱在哪里,会流向何处。就像500 Startups这样的VC所拥有的价值——他们可以快速地带来50万美元的资金。
与此同时,我认为早期基金也看到了上涨的价值。同时,还有空白需要填补,只要整个生态系统在发展,并且会有回报,这片空白就能填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