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级电子商务软件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卖广告是不是一切互联网企业的宿命?

日期: 2018-09-09 22:36:34 点击数:  

摘要:这样一来,中外互联网企业之间又出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差异。如果说海外互联网企业的宿命是“广告”,那么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宿命就是“风口”。

亚马逊成为继苹果之后第二家突破万亿市值的美国企业的消息,鼓舞了很多人。实际上亚马逊在这十年之间,从一家网上书店成长成如今太空有火箭、“天空”有AWS、地上有电商和流媒体的商业巨头,整本剧本写尽了互联网淘金时代的传奇。

但如果说这本传奇故事中最大转折,恐怕就是最近亚马逊在广告收入方面的突飞猛进了。今年Q1,亚马逊广告收入达20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39%。美国投行分析师甚至预计,到2021年,亚马逊的广告业务利润将超过云计算业务收入。

虽然资本市场对于亚马逊大举进军广告业务十分看好,但是对于旁观者而言,多多少少会有点失望。互联网企业似乎生来就该是改变世界的,而广告生意又很容易成为互联网企业“原罪”,从搜索引擎到OTA平台,几乎都在这上面栽过跟头。

亚马逊如果将发展重心放到了广告上,那么这个故事最后很可能发展成“开头很普通,中间很跌宕,结尾很平庸” 。

卖广告是不是一切互联网企业的宿命?

虽然卖广告这件事听上去就那么无聊,但目前看来,或许最终这才是互联网企业最稳固的收益来源。

免费本来就是互联网企业最大的特点,在这种特点上衍生出的企业,除了网吧和宽带公司之外,很少有人能直接靠服务本身大规模获得收益。

那要靠什么来养活一公司的程序员呢?人人都在享受我的免费服务,我把其中的需求和供给做个撮合,从中收取一点“手续费”似乎是最合理的方案了。这也就成了互联网企业做广告最开始的“初心”。

可对于很多巨头来说,他们的能力已经无限蔓延,不仅仅局限于免费的信息展示服务。消费级硬件也是一个不错的方向,像是谷歌的手机、亚马逊的智能音箱,就连Snapchat都在跃跃欲试地推出AR眼镜。

不过这其中的问题在于,由于自身技术基因的关系,几乎没有任何一家互联网企业可以塑造出来真正的硬件壁垒。他们推出的硬件要么产品本身不够成熟——Snapchat的AR眼镜;或者在同类产品中不算突出——谷歌的手机;要么重点在于软件更新而非硬件本身——亚马逊的智能音箱。

以上提到的,互联网硬件玩家中还都是非常争气和要脸的类型,实际上大部分互联网企业做硬件的套路是,去广深血汗工厂看一圈,看看又有哪些产品集中开模了,赶紧生产一套贴牌,然后开发布会大肆吹嘘情怀。

其实互联网企业制造的永远不是硬件,而是血海。也难怪谷歌的硬件都堆成全家桶了,营收结构中广告收入还是占了90%以上。

既然消费级硬件这么困难,那么转头面对B端市场呢?

B端市场看似人傻钱多、岁月静好,可惜这么想的互联网企业太多,B端市场已经不够用了……

在B端市场上,互联网企业的技术很难和企业需求完美匹配,于是AWS花了这么多年做到了云计算市场世界第一,阿里云却似乎很轻松的做到世界第二。阿里云的技术能力不一定比AWS强,但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够用就好。

无法把技术优势转化成市场优势,让互联网企业在B端市场上非常被动,也有很大的不稳定性。

相比之下,只要流量还在、推荐算法足够精准,广告收入就不会背叛互联网企业。

那还多说什么,安排新广告位就完事儿了。

做广告,亚马逊是天赋派

除了作为互联网企业自带广告基因之外,在一众互联网企业中,亚马逊也是最有“广告天赋”的。

首先,亚马逊有着格外广泛的数据收集入口。从线上的电商、流媒体到线下的实体商铺和硬件,对于用户的数据收集更加全面,也就可以进行更加精准的广告推荐。例如亚马逊的会员机制,就是一个简洁有力的用户分区机制。用户愿不愿意花一点小钱提升服务质量,对于广告主来说可以进行很多解读,也提升了亚马逊广告的价值。

同样的,广泛的数据入口也意味着丰富的广告形式。电商推广、线下实体广告位、流媒体广告甚至未来的智能音箱广告和火箭上的太空广告。加上亚马逊的电商体系可以让广告和支付购买融为一体,一旦全面推进广告业务,必然会大规模增加收益。

最后亚马逊还有一点“小确幸”,就是距离社交媒体和新闻非常遥远。当Facebook和Twitter正在被俄罗斯僵尸账号和政治倾向搞的焦头烂额时,亚马逊可以安安静静地卖衣服卖鞋,或许还能接受一些逃离Facebook、Twitter的客户。

互联网企业,各有各的宿命

但有趣的一点是,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发展上,这种对于广告收入的极度依赖似乎减轻了许多。形成了互联网企业的另一条故事支线。

举例来讲,同样是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的主要收入几乎全部依赖广告收益。但腾讯却有1/3的收入都在游戏板块上。而同样作为电商巨头的阿里,在去年整年数据中光是天猫和淘宝的佣金就占据了收入的21.6%——要不是拆出去蚂蚁金服,广告收入的占比会进一步被冲淡。

产生这种差异,可以被归结于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是中国人口红利带来的“羊毛模式”。在巨大的人口基数之下,互联网企业在赚钱这件事上会变得格外容易。网店收取一点点平台佣金、游戏收个1元首充、跟风做直播平台买个基本款礼物、知识付费买一门课……这些对于个人用户微不足道的费用,乘以巨大的流量,就可以给互联网企业带来可观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