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级电子商务软件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电商新法实施前夜:慌乱的代购们

日期: 2018-09-23 23:55:44 点击数:  

还有三个月时间,《电子商务法》就将正式实施,敏感的代购们已经察觉到市场中的一丝异样。

历时五年,经过三次征求意见、四次审议的《电子商务法》将于2019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作为中国在电子商务领域的首部综合性法律,本次立法在电商经营资质、纳税、处罚标准等方面予以了明确规定,同时也对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的责任和义务进行了界定。

随着这一法律的正式实施,它所带来的影响将在网购电商行业中进一步显现。

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程久余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电子商务法》首次明确了代购行业的合规要求,提高了该行业的经营成本和税务成本,“这部分成本可能会在未来转嫁给消费者。但同时也应该看到,当这些小型电商或代购者价格不具备优势时,消费者会寻找更大型的合规进口商采购所需商品,未来小代购们的‘倒闭潮’在所难免。”

代购们的慌乱

“不管是不是收税,各位支付宝转账付款的千万别点,我害怕!如果点了请主动补17%增值税,谢谢,不然我就退给你被扣的余额,不发货!”。9月17日,一位从事一年多的美妆代购在朋友圈发出这条信息,同时配上了一张支付宝转账时截图,图片显示转账时可点击“代买、房租”等相关备注。

据上述代购者说:“自己和其他普通职业代购者一样,通过微信与客户联系,购买后直邮或托熟人带回国内再寄给客户,客户主要通过微信和支付宝付款,商品不提供发票,自己也从未进行过相关市场登记。所售商品从来没有进行过商品申报,如果被海关抽检到商品,则需由客户补缴海关税。”

该名代购者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虽然《电子商务法》还未实行,但支付宝9月更新后,转账页面会出现代买勾选项目。此前除去可能被海关抽检补缴的相关税款外,从未在国内交过其他税金。“虽然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被要求征缴税款,还是担心因客户勾选‘代买’而留下交易记录,所以现在会尽量让客户通过微信转账付款”。

程久余说:“当前众多代购为了降低成本,选择不进行进出口商品申报,借此逃避关税,并且商品在中国境内销售获利时,也未按照中国税法缴纳3%增值税和5%-35%的超额累进税率的个人所得税。”

2018年5月29日,商务部电商司发布的《中国电子商务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7年全国电子商务交易额达29.16万亿元,同比增长11.7%,电子商务直接从业人员和间接带动就业达4250万人,同比增长13%。

与此同时,各类问题也在不断凸显。

2016年12月18日,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课题组发布了《电商税收流失报告》,该报告指出,与实体店相比,C2C电商2015年少缴税在436.6-614.33亿元之间;2016年少缴税在531.53-747.92亿元;课题组预测,2018年C2C电商少缴税数额可能会超过1000亿元。

《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且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依法享受税收优惠。而电子商务经营者在《电子商务法》中包含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

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文华向经济观察报介绍,上述规定意味着个人网店、微店和职业代购等,只要是从事具有互联网领域等信息网络出售商品或提供服务这一经营性质的主体,都属于电子商务经营者,因此也将受该法律约束,在《电子商务法》施行后都需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并依法纳税。

更大的转变来自于一些专业的代购网站。8月28日,海外代购网站买对网(MADAY)发布公告称,8月30日起,买对网为符合跨境支付规范化,8月30日起会员的代拍代购相关汇款、补款会通过香港第三方支付平台MPAY代收转入香港买对公司(MYJAPAN),会员可以选用支付宝、微信、银联卡来转账,在转帐时第三方平台会收取3%手续费。

买对网工作人员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网站也是刚接到有关部门的要求,跨境支付、充值等不能再通过以前微信、支付宝转账或在淘宝上购买充值券,这些充值方式目前已经取消,现在都是通过第三方平台MPAY代收转入。”

除了纳税问题,如奶粉等一些代购业务,也将面临直接被禁止的命运。

根据《电子商务法》第十二条,电子商务经营者从事经营活动,需取得相关行政许可。程久余举例介绍,在电子商务法生效后,从事奶粉代购的将需办理销售奶粉所需的行政许可。“没有中文标识、没有合法进口手续、非国家认监委认定工厂生产的奶粉均不得进行销售。”

一位从事德国奶粉及化妆品代购的某电商平台卖家告诉经济观察报,自己在德国超市采购的奶粉都没有中文标识,也未办理过相关行政许可,但此前仍可以进行正常代购。对于未来可能发生的严监管,他表示会直接砍掉奶粉代购的业务,“关键是不想惹麻烦”。

监管模糊地带

今年七月去澳大利亚留学的蒲秋雨,利用课余时间已经从事了2个多月的代购业务。对于即将实施的《电子商务法》,她有着自己的担忧:“自己主要帮朋友代购,金额数量不大,不知道这类行为是否将被纳入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