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级电子商务软件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看懂马云提的新制造 以及和新零售的关系

日期: 2018-10-09 16:52:11 点击数:  

1.马云为什么要在两年后重提新制造?

2.大规模网络协同如何提升工厂效率?

3.新制造与新零售之间有何联动关系?

马云重提制造业的数字化进程,显示阿里这家全球数字化消费零售巨头,业务的扩张依然在高速征程中前行。

1

为什么重提新制造?

商业的数字化进程,能够从零售业递进至制造业,也是中国商业经济依然在全面进步的主要体现之一。因为零售的本质是商品,商品的供应在制造。从零售到制造,商业数字化也从行业赋能走向社会协同。

9月19日,马云在“2018杭州?云栖大会”的主题演讲,再次将两年前同一场合抛出的“五新”概念之一的新制造,予以了重新的定义和解读。

今天外部环境和技术都在发生剧烈变化,传统制造业挑战越来越大,以数字化为载体的新制造是机遇。是马云在云栖那半小时演讲浓缩起来的大致意思。

同样在今年云栖大会上发言的阿里集团CTO张建锋、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又从不同的技术维度,深挖分解了新制造的概念。

关于中国制造业的升级论述和未来预测,从政策制定到产业内部,一直都是政商各界多年来的核心议题之一。这里面既有“中国智造2025”、“工业4.0”的宏观规划;还有学界、商界持续讨论的“中国工业智能制造”。

从大的发展演变来讲,新制造在2018年得到重提再造,时间是稍晚了点,条件是刚刚好的。

因为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讲,制造业是绝大多数产业的上游产业。但是制造业的升级,本身又是两个社会基础设施完善的产物。一个是智能科技从概念到应用的技术逐级完善;一个是社会整体商业开始形成网络协同,打通产销数据和行业区隔,取得更深度的数字化连接。

就像马云说的,中国90%以上的机器设备都没有互相连接,只是一个个独立个体。而马云重提新制造的大的时代背景,也是他一贯提及的DT时代(数据科技)的业已到来。用产业进步的角度来看,以上所述两个社会基础设施,走到2018年总算条件趋于完善。

技术上,今天的IoT(物联网)、智能芯片、机器人、AI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已经在应用层面渗透至工业生产和消费体验各个角落。

商业上,移动互联网率先完成全民数字化的社会基础,以及阿里新零售在消费端打造的数字化成果,已经有条件向上游端制造业,不仅能提出要求,还能提供产业赋能。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宏观变量条件的到来,催生了中国制造业向新制造的加速挺进。很快要在11月初举办的中国(上海)首届进口博览会,已经在官方的正式公开表述中,明确的告诉了所有人,中国的全球贸易政策,开始步入一个全新的对外开放时代。

对于中国制造业和零售业来说,来自全球各国的好东西集中涌入到中国时,会让中国现在的商品制造和流通供应水平,显得竞争力有很多的不足。明明中国顶着几十年的“全球制造大国”招牌,中国依然还是全球最大的跨境进口消费国。

进博会之后的中国加大开放进口贸易,对目前社会消费和生产的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对于阿里来说,这个时候重提新制造,既有以上各种原因和条件的促使,还有对多年来马云一贯对C2B模式(消费决定生产)的倡导,以及阿里对“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的持续摸索。

2

什么是大规模网络协同?

主要从事大众消费品制造的工厂制造业,又是一个社会公众眼里比较“脏乱差”的行业,尤其是阿里关注的淘系中小型工厂。

它的主要从业者是农民工,就连工厂老板也大多来自底层。它的生产作业和设备使用,也是传统纯人工居多,自动化偏少的现状。

当然,越是看似人力密集和技术低端的产业,数字化介入的程度反而越深。这点,阿里集团的菜鸟网络在物流业的数字化改造,也在同步进行。

阿里的人做事确实很快。借着马云在云栖大会上对新制造的重提,阿里集团中国内贸事业部旗下的淘工厂,在10天后的9月28日,就以一次“新制造高峰论坛”的形式,宣告阿里新制造的第一次正式起步。

根据阿里巴巴淘工厂总经理袁炜(花名:观德)公布的数据,阿里显然有备而来。这次的发布会,淘工厂是带着对杭州周边两小时半径(含江浙两地)内,已经完成数字化验收的20家工厂一同亮相的。

淘工厂这个定位淘宝供应链的上游平台,终于在他们成立5年后的今天,开始带着更多的社会化关注度,走向公众面前。

一定意义上,淘工厂事业部在落地阿里新制造的过程,也是对此前淘工厂平台价值的转型和深化。这个原本是将工厂产能做商品化、产品化效率优化的平台,现在仅仅通过适当的IoT和大数据、云计算接入,就将原来服务淘宝卖家和少部分KA品牌商户的中小型工厂,提升了一个生产效率。

因为是从淘宝卖家订单衍生而来,淘工厂眼下为制造业做的数字化赋能,不是去追求做每个行业的富士康(传统制造业的代表),也不是去改善工厂的制造技术水平。它总目的,依然是通过数字化的赋能,怎么达成“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效率化出货”的最优解,保证工厂在最高的出品效率和最高的协同进度。

按照袁炜的话来形容,就是工厂制造的大规模网络协同效应。

具体来说,就是淘宝卖家那种一次订单多款、每款少量、数量不一、要求多样的订单,怎么在急速时间内完成生产,还能确保工厂产能订单周期的循环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