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级电子商务软件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贾跃亭:仲裁两周定生死 已经接洽新投资

日期: 2018-10-12 23:07:31 点击数:  

2018年8月1日是恒大向FF(Faraday Future,下称“FF”)提前支付5亿美元融资款的最后截止日,这是它们在补充修订协议中的约定内容。

恒大以FF未达到合约条件为由拒绝付款。10月3日,FF创始人贾跃亭则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以Smart King的名义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逐出Smart King的大股东恒大。

至此,这场貌合神离的造车联姻宣布破裂。

腾讯《棱镜》获悉,Smart King此次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起的是紧急济助申请和紧急仲裁程序,平均用时14天即给出裁决。裁决经法院许可,可按执行法院判决的方式强制执行。

这是一场贾跃亭的赌局——赢了得偿所愿,一旦输掉仲裁,FF大概率面临全面清盘的风险。

8月1日前后发生了什么

2017年11月30日,香港时颖有限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在香港设立了一家新公司Smart King,时颖拟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FF原股东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获取合资公司33%股权,剩余22%股权将作为股权激励预留给公司员工。

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称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100%股份,承继了时颖在Smart King中的所有权利。

2018年5月底前,恒大已经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剩余12亿美元依照最早的投资协议将在2019年支付6亿、2020年支付6亿。

2018年7月某日,恒大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三方协议),并同意在原合约约定日期之前,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提前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

恒大提前付款的条件包括FF同意让渡部分权利,比如FF中国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交由恒大派人担任等,“补充修改协议属于签字即生效的条款类型,FF已经全部同意并且签字。恒大在表示FF未达到要求同时,却没有给出进一步的修改意见,反而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一位接近FF的人士对腾讯《棱镜》透露。

这份补充修改协议的付款截止日期是2018年8月1日。由于仲裁期间的保密协定,恒大和FF官方均未对腾讯《棱镜》透露协议具体内容。

此前的7月24日,恒大将FF旗下的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更名成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对外宣称实施FF双总部制度,FF中国由恒大运营,FF美国仍归贾跃亭。

8月1日付款截止日过后,腾讯科技报道表示,恒大进一步要求将FF位于北京和上海的研发团队收入囊中,“贾跃亭对此极其失望。”一位FF员工则对腾讯《棱镜》说,之前许家印到洛杉矶考察时,对FF员工表示不会插手业务,只提供资金,让大家不要为钱发愁,“当时听得大家很振奋,如今这样很多员工大为吃惊。”

时间又过去两个多月,恒大依旧没有付款。10月3日,Smart King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Smart King融资的同意权,并且要求解除包括投资协议在内的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在相关协议下的全部权利。

恒大健康对此回应,FF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在没达到合约付款的条件下,要求其提前支付融资款。但FF未达成哪些条件,该公告并未透露。

仲裁最快14天见胜负

贾跃亭诉请恒大出局会否得到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支持?

“补充修改协议显然是附条件的,在提前付款相关的条件未得到满足的条件下,补充协议没有生效。FF与恒大还有一份此前签署的投资协议,尚在正常履行。在补充修改协议未能生效的情况下,双方的合作可以回到这一框架当中。”一位不愿具名的跨境仲裁专家对腾讯《棱镜》表示,“这意味着,恒大并未根本性违约,贾跃亭要求’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全部权利’的仲裁请求有一些勉强,不一定得到仲裁机关支持。”

FF的命运,不仅要看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仲裁决定,更在于未来的融资可能性。

一位接近FF的人士则对腾讯《棱镜》表示,不管仲裁结果如何,FF似乎都有办法继续融资。

“可能性有很多,比如说,如果仲裁结果认定原来的投资协议无效,那么FF可以保留恒大8亿美元应占股比18%,并将恒大剩余的27%股份拿去融资。就像2017年底双方协商的那样,恒大仅作为财务投资人;如果仲裁结果认定投资协议有效,那么FF可以用同样的价钱增发新股融资。”这位接近FF人士分析。

不过,一旦贾跃亭在香港败诉,FF若想继续股权融资,必须得到恒大同意。

FF与恒大在投资协议中存在关于再融资的约定。恒大为避免自身在SmartKing中的股份被稀释,有权利同意或否决FF寻求恒大之外的其他融资。

“融资同意权写入投资协议是双方协商同意的条款。换言之,这是恒大在吸取融创投资乐视的教训后,给自己争取到的权利。”接近纠纷的消息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FF指控“恒大阻止FF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的说法很难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