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级电子商务软件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微信短视频 为什么没火起来?

日期: 2018-10-16 17:38:26 点击数:  

一是微信限时推广微视,这个“扶不起的阿斗”最高一日下载量突破40万,数次登顶App Store中国区免费榜榜首。二是微信推出“看一看短视频”小程序,这大概是微信内首个独立的短视频平台。

我翻了下日历,9月30日正好是微信推出“小视频”功能四周年。都说工具、内容导向社交缘木求鱼,社交导向其它水到渠成。为何四年了微信还没做好短视频?微信并非只做通讯工具,微信公众平台就是全国最大的自媒体平台。怎么图文能行,视频就不能行?

想来想去,原因可能是社交并非万能,它和内容消费本就存在冲突。此外,微信特色让它保守克制,从未真正扶持过短视频。独立短视频产品也鲜少和微信产生协同,加上布局太晚、对手凶猛,这就造成了腾讯的短视频困局。

1、微信短视频:量很大,却没有姓名

先来回顾一下微信“小视频”功能的迭代:

2014年9月,可以拍摄6秒视频,发至群聊或朋友圈;

2016年12月,视频时长延长到10秒,可在朋友圈分享相册中的视频;

2017年7月,可以对视频进行编辑,如剪辑、涂鸦、加贴纸等。

视频时长越来越长,还有了简单的编辑功能。可见微信有心完善这一功能,不止是出于流量、带宽的考虑。《2017微信数据报告》显示,微信用户每日发表6800万次朋友圈视频,较2016年增长22%。

这是什么概念?抖音日活1.5亿,当天有登陆行为的都可以计数——而微信的6800万是UGC次数——我们几乎可以下结论,微信是全国最大的短视频生产平台。

可是,微信短视频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繁荣。当我们提起短视频大战时,谈论的是快手、抖音,甚至一大批新兴的短视频App。微信始终没有姓名。举几个例子,你可能感受更深。

生产侧,分成社交生产和专业生产。

社交生产,即朋友圈视频。很大程度上,微信朋友圈并非“真实生活记录”而是一个“秀场”。微信迟到、简陋的编辑功能,远远不够。微信推出“小视频”功能那年,短视频行业有一个小高峰。正是微信的“不作为”,让美拍、VUE等视频美化工具,借助拍朋友圈大片的噱头,火了。

专业生产,基本可指代封装于微信公众号的视频功能。很多人以为它多年来没有变化,其实不然。像是微信编辑器可单独推送视频、历史消息中可选择视频分类等功能,都是近一年才有的。前不久,微信公众号信息流改版,可享受“头条大图”待遇的,除了用户星标和常读,就是视频推送了。

效果怎么样?我们来看消费侧。这些视频分散在各处,只是文字的辅助,甚至广告诱饵(很多视频号的存在,就是为了展示广点通)。短视频没有固定入口,没人会在微信中专门“刷”短视频。大家都是偶然碰到,由于朋友圈、群聊小视频自动下载本地,很多人顾忌流量、手机容量,甚至不会点开。

友商们在消费侧狠狠发力。今日头条2016年发现短视频消费时长超过文字,闷不做声弄了西瓜、火山、抖音三剑客,真正打响今年的短视频混战。微博扶持一下科技,前两年靠短视频重回社交媒体王者地位。前不久,微博正式收购一下科技,干儿子终于变成亲儿子,短视频战场或再掀波澜。

多个信源显示,微博一直在内测短视频。微博把原来“发现”栏的视频流单独列为一个Tab,挤压了原本中间“发微博+”的位置。很多人抱怨找不到发送键,即便如此微博还在不断扩大灰度面积——它在犹豫和权衡,用户体验和短视频孰轻孰重。

这时候,微信为何还按兵不动?

2、社交不是万金油,撑不起短视频

很多人觉得社交大过天,C端没人比腾讯更有优势。任何产品、服务,只要搭上了微信社交快车,立刻所向披靡——小程序崛起就是最好的证明。微信碰上短视频,怎么就折戟了?不免俗地从内外部环境来分析一下。

对外,“社交”和“内容消费”可能存在某种矛盾,至少相互之间产生了干扰。

社交影响内容。微信为了保持社交纯粹,给予用户充分的私人权利,必然牺牲内容的精致和多样化。

朋友圈小视频最大的问题,是生产内容门槛太高。微信已经从熟人社会,变成了人员复杂的半熟人社会。这个社会绝大部分人并不关心你干了啥,社交属性弱了消费属性就会增强,有创意且精致的视频更容易被点开。而微信朋友的草根性(相较于KOL),弱鸡的编辑功能,都阻碍了这部分内容的产生。

内容影响社交。很多时候内容消费是单一的,而社交却强调互动。过于偏向内容消费,会让封闭的朋友圈公开化,微信或将彻底丧失中国特色。

微信的“朋友圈热文”、“朋友听过的音乐”是个好产品。但社交不是唯一的分发维度,由于人际交往的复杂性,基于关系的分发永远不会成为主流。试想若无订阅机制,只有转发驱动阅读,好友少的人信息远远不够,好友多的人将面临可怕的信息过载。

反过来,如果微信更重视内容消费,和微博一样在朋友圈搞起了算法,想必又要引起大规模不满——事实上,算法早已介入朋友圈,同一条朋友圈有人看得见有人看不见,只是很多人并未察觉罢了。

对内,微信公众平台的内容分发、传播机制,都不适合短视频。

微信为何要么将视频作为推文形态之一,要么把它内嵌到三级入口“看一看”中,就是不做视频信息流?

第一,视频的娱乐需求更大,可这种“生理性”的消费,并不适合微信订阅机制。很多人订阅公众号并非出于“想看”,仅仅是“需要看”。这种知识性的内容,最合适的消费场景就是一篇篇从公众号打开文章吸收,而不是随时打开从上往下“无脑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