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级电子商务软件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中国云服务企业出海五年的冰与火之歌

日期: 2018-12-21 17:42:31 点击数:  

彼得·德鲁克在《管理的实践》中提到:企业是经济成长、扩张和改变的具体器官。

这句话拿来描述中国科技企业的出海再合适不过了。中国互联网在过去几年在国内极度扩张,处于业务拓展、公关需要,出海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消费互联网企业和以云服务为代表的产业互联网引领了出海浪潮。相比较而言,消费互联网的企业出海并没有那么顺畅,他们面对海外市场有点摸不着头脑,并不理解海外市场用户的消费习惯,很多都遭遇了滑铁卢。

着力B端的云服务企业显得更为扎实靠谱,心态更加成熟,一步一个脚印站稳了海外市场。

这5年来,从阿里、腾讯、华为这样的巨头,到SaaS+PaaS领域的垂直细分企业,以及企业级市场云服务市场的佼佼者,中国云服务企业呈现了完整的出海谱系,其中的得失值得今天回味总结。

三波出海浪潮

一个产业是否走向成熟,一个行业是否诞生巨头,出海、开发国际市场是非常核心的特征之一。在2018年前,中国云服务企业出海经历了2波浪潮。

第1波是2014年以阿里云为代表的IaaS基础云服务商出海。

短短3年时间,国际市场就形成了所谓的3A(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Alibaba Cloud)的市场格局。

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在今年11月发布了一份全球公共云计算份额报告,报告显示,亚马逊AWS、微软Azure和阿里云继续位居全球市场前三,份额分别为51.8%、13.3%和4.6%。

坦率说,阿里云在其中占据的市场份额并不高,并不能构成三足鼎立的说法,但是之所以被称为“3A”是因为,中国企业第一次在云服务这个“哥德巴赫桂冠”上切走了一块蛋糕,这已经足以说明中国云服务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

第2波,2016年以东软、金蝶为代表的SaaS+PaaS服务商出海。

这批企业出海,主要原因还是它们大多数是老牌IT解决方案与IT服务供应商,国内长期耕耘,一些企业不管是品牌、服务、产品都已经相对成熟,再随着一带一路的政策号召出海开拓,目的真的是为了获取海外市场,某些企业则是趁此机会浑水摸鱼,借助政策自我公关,炒高股价。

2018年中国云服务企业再次迎来第3波出海浪潮。

2016年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从高速成长期进入成熟期,国内几乎所有企业都在寻求管理升级,企图通过内部流程、管理优化的方式提高效率,一批企业云服务企业崛起,如上上签电子签约、七牛云、涂鸦智能等。

经过2年验证后,这批企业又集体出海,他们作为细分市场的佼佼者,都开始征战国际市场。

像上上签电子签约作为电子签名行业领头羊,今年下半年就开始筹划进军国际市场,并把第一站放在拥有欧洲最大互联网市场的俄罗斯。在中俄贸易额突破1000亿美元的关口,选择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时刻,与当地电商平台UMKA达成合作,实现中俄电子合同的第一签。七牛云则是通过CDN服务,帮助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

三波出海浪潮下来,中国云服务企业出海从公有云到行业云再到私有云,从Paas、Iaas再到SaaS,已经有了相对完整的市场覆盖。

虽然其中鱼龙混杂,但至少已经在国际市场占有一席之地。海外客户在使用中国云服务企业的产品,中国互联网企业也随着中国云服务的保驾护航进入海外市场。

冰与火、得与失

三波出海浪潮本质上是中国互联网自发成长、中国云服务适应市场以及国家政策驱动的产物。浪潮与浪潮的叠加,往往会塑造一个完整而有层次的市场。

“完整”不仅仅意味着企业大小完整,也会意味着中国云服务企业会走过“完整的坑”。有“层次”不仅仅意味着服务的层次清晰,更意味着其中竞争力强的企业可以在市场占据稳定的地位。而一些企业更多是虚火,只能在短时间内利用价格战获得优势,但面对海外市场竞争的复杂性,很难坚持下来。

三波大潮下来,出海的云服务企业呈现冰与火之歌的态势,其中得失经验值得总结。

1、公有云市场三强共舞

第一波出海过后,公有云市场已经成为阿里云和腾讯云、华为云三家共舞的独角戏。三家各有优势,阿里云综合实力强、起步早、覆盖广,腾讯云强在视频云优势助力中国游戏出海,华为云借电信硬件设备切入。他们找准了自己的优势,并凭借在电商、游戏、硬件上的绝对影响力在国际市场上攻城拔寨。

阿里云出海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阿里云为例,已经超越了谷歌,成为了仅次于亚马逊和微软的全球第三大云。电商、支付支撑起了阿里云出海的步伐。

腾讯云则是伴随着马化腾的产业互联网战略,出征国际市场。随着国内游戏版号控制趋严,中国游戏厂商出海加速,未来更大可能性是,腾讯云在游戏市场帮助中国游戏厂商出海上会放大优势。

FT中文网曾经刊载过一篇文章,名叫《华为云没有出海》,其中记录过这样一个片段,有记者问到华为云的“出海”布局。

华为副总裁、云BU总裁郑叶来的回答很幽默:我们成天在“海”里游,还出什么海?

的确,华为To B业务收入中,有一半以上来自于海外。云服务本身就是跟华为自身电信业务相伴相随进入海外市场的。

2、SaaS+PaaS回归理性

第二波出海,某种意义上带有一些非理性因素。正如前文所说的,其中有公关因素、有市值考量,也有政策影响。很多时候,和企业自身发展节奏关系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