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级电子商务软件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巴菲特眼中最新的18个创投机会都在这里

日期: 2019-05-07 08:41:40 点击数:  

北京时间5月4日晚间,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股东大会于美国中部小镇奥马哈市举行,数万人从世界各地前往奥马哈。

与往年一样,现年89岁的沃伦·巴菲特和他的多年搭档查理·芒格,是这次大会的主角,现场分享他们对于市场、公司和以及当前经济形势的看法,并回答来自分析师、投资者和媒体们的提问。有人担心,2019年可能是两位耄耋老人最后一次集体亲自主持股东大会。

巴菲特和芒格用近六个小时回答了来自投资者的50个提问,以下为精选的近18个关于投资机会内容的问答:

很满意伯克希尔的第一大持仓是苹果

巴菲特认为,作为苹果的最大持股方,公司对苹果十分满意。但是目前来看,苹果的股票还是太贵了,对外界而言,所看到的是苹果公司的股票一直增涨。但这样的上涨对伯克希尔继续投资是有伤害的。

巴菲特透露,目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在未来3年里授权了750亿美元的投资额度进行对苹果的持续投资,对于苹果服务层面的转型,公司已经在着手研究。

芒格则表示了自己对苹果的支持:“我的家人都拥有苹果产品,持有苹果股票是好事。”此前,芒格曾提到,投资苹果是对错过谷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的一种弥补。

如果回购量大的话,会在B股上买更多

伯克希尔有A股和B股。哪个会回购更多?

巴菲特称,如果买很大量的话,会在B股上买更多,买B比A可能性大。交易B股的量一直比较高。芒格称,不管A股还是B股都没关系,希望股票不会被明显低谷或高估。

对5G不了解,将加大在中国的投资

有人向巴菲特提出如何看待中国金融业扩大开放,以及是否未来在中国投资新业务的问题。

巴菲特表示,中国是个大市场,我们喜欢大市场。在没有中国新的扩大开放政策时,我们就已经在接触中国了。伯克希尔已经在中国做了很多,但是没有做足够,未来15年内也许会做一些大的部署。

芒格表示,整体来说局势在好转,中美两国相处融洽很重要,如果不能相处融洽其实很愚蠢。

在回答一位来自上海的股东关于5G时代的投资方向时,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没有所谓核心能力。我们让子公司自己开发5G或者任何一个科技方面的行业。公用事业、液化天然气、铁路都包含在内。我们有更多工作人员对各方面很了解,而且独具专业理念,我们没有中央集中式运作方式。芒格则称,我对5G不太了解。但我对中国有所了解,做了一些研究,我们曾在中国买了些东西,我估计我们会买更多。

比特币就像贝壳一样毫无投资价值

在本届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还谈到了比特币,并延续了股东大会前接受媒体群访时的否定态度。2018年巴菲特曾说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是“老鼠药”,会迎来不好的结局。2019年巴菲特仍没有改变想法,认为数字货币的价值跟自己夹克衫上的一个扣子差不多价钱。

巴菲特表示,比特币投资活动重新点燃了他看到人们在拉斯维加斯赌博的感觉。这两件事都让他对自己能够在一个人们知道自己可能会输的时候进行投机的世界里赚钱充满信心。

最有趣的个人投资:当你从它们身上挣到很多钱时

一个孩子问巴菲特和芒格最有趣的个人投资是什么?

巴菲特回应:“当你从它们身上挣到很多钱时,它们总是会更有趣。”

巴菲特回忆,有一次我买一个做LED公司的一手,大概每一股50—100美金。我去到路易斯安那州,作为一个股东一起打野鸭,有人不小心就打到了地下的油管,把油管打爆了,那些油都涌了出来。他们现在好像还在发售股票,大概100—200美元一股。这可能是比较有意思的一个经验。如果他们保留了当时的股票,这个股票现在可能已经更高了,但他们把股票后来卖给了一个石油公司。

巴菲特表示那个时候没有太多现金,我是从我妻子那儿借了一些钱。

查理?芒格在谈到个人投资时候表示,当我很小、很穷的时候,有一次我买的一只股票很快涨了30倍,但我在它涨5倍的时候就卖了,这是我一生当中最愚蠢的决定。所以,大家应该觉得如果你们比我做得还好的话,你们真的应该自豪。

现在更多人愿意租房影响到了家居市场

问题:内布拉斯加家具公司,目前家具行业面临竞争,用网上模式,是否可以增加销售?

巴菲特说,家具店生意会继续下去,运营和规模都在扩大。但是也在不断遭受损失。现在市场看,像亚马逊这种公司的成功,越来越多销售商也希望有一天会类似地获利。家具方面也有网上是在销售,奥马哈当地我们网上销量最大,很大一部分是网上下单,到实体店提货。也由此感受顾客偏好。目前,整个家居行业低于我们预期:现在更多人愿意租房,这影响到了家居市场。

芒格说,认为会比大多数家具商做的好,运营很棒。零售店定价会做的更好。

不会对所谓的另类投资感到兴奋

巴菲特和芒格指责,目前在州和联邦政府基金中,流动性较差的基金正受到欢迎。在过去十年中,追求收益率的养老基金向高收费的私募股权基金和对冲基金注入了数十亿美元。

“我不会对所谓的另类投资感到兴奋。”巴菲特说。

他观察到宽松的债务、高额的费用、锁定期等因素是一种风险,并引用家乡奥马哈公立学校的养老基金作为例子,来讲述另类投资如何导致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