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级电子商务软件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社交电商新商业模式利与弊

日期: 2019-05-08 08:47:36 点击数:  

目前,国内社交电商模式分为拼团模式、分销模式、SAAS工具模式、社区模式四种。

分销开店型社交电商平台由于野蛮生长、层级不清,导致良莠不齐,频频遭到涉嫌传销争议与质疑。

所谓社交电商,是指基于人际关系网络,利用互联网社交工具,从事商品或服务销售的经营行为

目前,社交电商在发展过程中暴露出来的最大问题是传销,此外还涉及虚假宣传,特别是网络直播中的电商。但如今电子商务领域的法律法规仍然不够健全,电子商务法也没有针对社交电商的特殊性作出规定

消费者在判断社交电商是否属于传销时应注意两方面:第一,网站是否有真实的商品交易,正规网站以真实的商品交易为基础,返利只是一种营销手段;第二,网站返利的资金来源是否合法,正规网站的返利资金以平台的经营收入(包括消费收入、广告收入等)为主要来源,而不是靠拉人头、交会费等作为平台的收入来源

社交电商最近风波不断,引起社会关注。

近日,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了《2018-2019年中国电子商务法律报告》,“社交电商传销”被列入十大电商法律关键词。

所谓社交电商,根据《2017年中国社交电商和微商行为发展报告》的定义,是指基于人际关系网络,利用互联网社交工具,从事商品或服务销售的经营行为。

目前,国内社交电商模式分为四类:拼团模式、分销模式、SAAS工具模式、社区模式。来自网经社的研究表明,分销开店型社交电商平台由于野蛮生长、层级不清,导致良莠不齐,频频遭到涉嫌传销争议与质疑。

如今,社交电商与人们的生活联系越来越紧密,对于其是否涉嫌传销,《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发展会员引流赚钱

宣称免费实际收费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3月14日,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就广州花生日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传销(直销)违法行为作出处罚决定。行政处罚内容包括:责令整改、罚款,责令处罚150万元人民币,并没收违法所得7306.58万元人民币,合计7456.58万元。

据了解,这是迄今为止国内社交电商最大的一笔罚单,也是我国电商20年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天价罚单”。

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早在2018年9月25日就对“花生日记”涉嫌传销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经查明,从2017年7月28日至2018年9月25日立案期间,花生日记以平台运营商可获取其发展的会员所购买的商品一定比例的佣金为诱饵,发展了多个粉丝数量多、流量大的流量运营公司,作为其分公司(也称之为运营中心),再由这些分公司去管理运营商,运营商负责发展会员,按照层级提取酬金。

在上述期间,当事人通过设定“平台(分公司)—运营商—超级会员—超级会员……超级会员”的层级式管理架构,采取多层级佣金计提制度和会员升级费用等手段。截至2018年9月25日,花生日记App平台形成了31530个以运营商为塔尖的金字塔结构,会员总数达21534555人,其中组织结构达到三级及三级以上层级的会员共有21496085人,占总会员人数的99.82%,层级最多的链条已经发展至51层。会员遍及全国各省市,收取佣金金额达456744401.69元。

陈敏(化名)之前是花生日记的用户,现已转战另一家社交电商平台,并且成为VIP用户。

当问及VIP会员是否收费时,陈敏告诉记者,“每月只收68元,按年交需要300多元,到期自动取消”。

据了解,这一社交电商平台宣称是独立的免费App导购平台,集合了各类电商平台、商家的优惠券。此平台VIP会员自购返佣百分比较高,比普通会员超出不少,且通过裂变形式推广之后可以获得数量不等的佣金,VIP会员的津贴按照分裂的级别进行赋值。

记者注意到,花生日记被罚之后,上述社交电商平台用户在不同网络平台宣称这一社交电商平台是“安全的”“不扣钱,不收钱”。

郭杰(化名)是另一家社交电商平台VIP用户,成为这家社交电商平台VIP用户需要交纳399元,并且需要通过“引流”和拉会员来赚钱。

当记者问及推广的实际状况时,郭杰称,“一般人比较难做,有实力和资本的可以试着做做”。

郭杰还告诉记者,身边朋友经过自己的介绍后,都在使用这个社交电商App。

对于社交电商会员收费的合理性,一名社交电商平台的长期用户告诉记者:“有些平台不用收费,有些需要收费。其实,本质上讲不用收费。”

“收费有68元的,也有399元的,我还见过收了2500元的。”这名长期用户说。

扫邀请码建培训群

专人传授经验技巧

为了进一步了解社交电商发展会员的情况,记者又联系了一家描述为“全程不收费”的社交电商平台会员王恢(化名)。

记者先尝试在应用商店对这家社交电商平台进行搜索,发现同名软件竟有好几个。

王恢告诉记者:“一定要下载正版,其他都是盗版。公司有很多,团队有很多,赚不赚钱是与平台有关的。如果我早进入这个行业,我早就是富婆了。”

当记者想要进一步了解这个社交平台的操作情况时,王恢将自己的邀请码提供给记者,并邀请成为她的推广用户。随后将其内部培训资料发给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