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级电子商务软件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猫眼"结网"下半场

日期: 2019-05-09 08:37:49 点击数:  

下半场,这个词已经有些老套,虽然是互联网正在进行时。

三年前美团CEO王兴喊出时,有些生僻甚至无法理解。但当互联网巨无霸BAT纷纷着眼产业互联网,当TMD从流量争夺转向用户精细化运营,当曾经风靡一时的烧钱补贴被拉回商业本质,互联网的下半场正在被感知。

在4月20日的青腾大学课堂上,猫眼娱乐CEO郑志昊抛出他的思考:“没有价值网,就没有下半场”。

什么叫价值网?

《创新者的窘境》有这样一段话:真正决定企业未来发展方向的是市场价值网,而非管理者;真正主导企业发展进程的是机构以外的力量,而非机构内部的管理者。管理者只是扮演一个象征性的角色。

离开腾讯5年的郑志昊,曾以猫眼掌舵人的身份在个人微信公号发布15篇文章。公号定位是“分享移动互联网,O2O,大数据,效果广告和互联网搞笑等”。在这些文章里,没有搞笑,只有严肃的思考。

最初文章的关键词是“产品”。2014年他提出的问题是,“究竟是做产品,还是做渠道?”这是两种不同的思考方式,不同的做事方式,他觉得,“成功产品的可扩展性要胜过渠道优势”。

但从2017年开始,郑志昊思考的是产品思维已“死”,产业方兴,他把“价值网思维”归结为互联网下半场的要义。如果说互联网上半场的战事是单点价值的突破,那么下半场创新争夺的则是产业链中的纵深价值,无法形成网格价值链体系的公司空间有限。

人口红利消失,流量触顶,巨头林立,考验中国互联网企业下半场的“命门”已经到来。

上半场的战事是单点价值的突破,下半场争夺的则是产业链中的纵深价值。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猫眼羡鱼,不止“结网”。

“没有价值网就没有下半场”

用吴晓波的话总结过去10年的互联网,就是“水大鱼大”。

单点价值突破的时代,是互联网上半场的故事。当时,互联网开始渗透到各行各业,打破过去的传统规则,建立起围绕C端用户的新世界。

在郑志昊看来,“只要先知先觉很快就能找到创新突破点,通过单点价值创新取得快速发展和巨大成功,早期的门户、搜索、分类广告、SNS(社交网络服务)都是如此。”

他以曾经的老东家腾讯举例。移动增值业务曾一度是腾讯唯一的商业模式,直到2003年,互联网增值业务占比才上升至55%。

曾经,“我们先做抢车位、买卖好友,又和一家公司5分钟合作,做QQ农场,把这个瓶颈打过去了。”事后郑志昊觉得,真正改变组织命运的,就是一个产品或业务突然杀出来,改变了整个公司的格局。

如今郑志昊对互联网上半场战事概括为:认知不对称和资源不对称下的成长。

在那个O2O还是热词的时代,千团大战、外卖、出行、共享单车等烧钱换市场的战役一波接一波。这个“唯快不破”的上半场,似乎没有什么是资本、流量换不来的。

甚至可以说,一批早期互联网参与者都已经积累起一定的资源和资本储备,这个时候只要看好某些机会点、有得力的团队,在资本助推的情况下,很快能够通过价值点创新找到机会,快速发展起来,比如O2O、出行领域。

但当C端用户增长放缓,单点价值突破的时代退潮,流量增长触顶、获客成本高昂等挑战出现,整个互联网行业到了不得不变的节点。郑志昊发现,“特别是从上半场转向下半场的大转折中看,单点价值创造的价值点思路明显已经不足了。”

2016年王兴在内部信中提出“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已经成为行业共识。

美团作为猫眼的重要股东之一,二者在下半场中的战略思路不谋而合。

“单点价值突破时代已经结束,没有价值网思维就没有下半场。”郑志昊说。

在他看来,下半场的关键词就是价值网,价值网创新需要做好三个方面:创造产业链纵深价值;做好能力沉淀;创造协同效应。

而在寻找价值网的过程中,其实是一个试错的过程。郑志昊也承认曾走过错路,但反观几次正确决策的过程,目的都是为了进入行业的话语权环节。

“无论如何,必须形成一些协同效应或能力沉淀。”那些持续无法形成价值网体系的企业,长时间形成了网格单点,他的建议是,“如果实在不行可以考虑卖掉,尤其可以考虑卖给能够形成价值网协同的公司。”

向左还是向右

亚马逊和ofo或许是两个极端代表。

反观亚马逊20年成长史,1995年的亚马逊只有9名员工,只做一件事:卖书。

此后构建起网站图书销售后,它并未就此停止。

通过布局出版产业的上下游以及数字出版设备引发的阅读革命,成功占领内容制作端的高地。而等到亚马逊开辟线下书店时,其已经打造多条产业链,业务拓展至图书、3C、母婴、服饰等零售电商,以及电影、电视、音乐等娱乐领域。

如今想要定义亚马逊早已并非易事。亚马逊相继推出MWS、AWS云计算服务、Prime会员服务、FBA物流服务、CreateSpace自助出版平台,布局人工智能。

亚马逊凭借多条价值链纵深价值挖掘和多项平台能力横向建设,已经织就一张庞大的价值网。

“价值网的逐步完善让竞争壁垒越来越高,去年亚马逊的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实现24年增长2500倍的指数级增长。”郑志昊认为,这种价值链思维贯穿亚马逊整个发展史。

或许ofo至今依然并未意识到,失败的命运不止归结于“人和”,更关键的是“天时”和“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