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悉行业最新动态与未来趋势

致力于帮助企业科学化拓展电商渠道,让电商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京东物流开放两年半 外部收入增长近8倍

2019-10-31 来源: 锌刻度

面对台下数百名听众,京东物流当家人王振辉明显松了口气,他用一种略带骄傲的口吻说:“2年多来京东物流服务客户超过20万,外部收入增长近8倍,占总体收入近40%。”

这个收获颇为不易。“开放这两年多来,每天都在变革,也每天都在踩各种坑。毕竟以前我们只是服务京东。”王振辉说。

众所周知,从2007年自建京东物流开始,其就处于行业争议之中。尽管物流给京东成长立下了汗马功劳,但背后却是物流的巨大亏损。

今年4月,刘强东的一纸站内信,更是将京东物流长期亏损的现实焦虑展露无遗:

京东物流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个亿,这已经是第12个年头亏损了。“而如果再这么亏下去,京东物流融来的钱只够亏两年。”

重压之下,“求变”成为京东物流过去几年的关键词——从2017年4月京东物流集团正式成立,再到2018年10月提出搭建全球智能供应链基础网络(GSSC),以及最新发布的京东物流供应链产业平台OPDS。

其实质,都是让京东物流加速从电商物流到开放供应链服务企业的转型,最终实现五年后(2022年)成为年收入规模超过1000亿物流科技服务商的目标。

开放转型之路

1000亿元,是王振辉在2017年4月,京东物流宣布独立运营,组建京东物流子集团发布会上提出的目标。

彼时,摆在王振辉面前的难题是,京东商城的业务量,难以继续支撑京东物流的业务高速增长,必须寻找新的增量市场。

从哪里寻找?增加外部单量,无疑是一个正确方向。

比如,竞争惨烈的快递揽收市场,尽管已有“通达系”、顺丰等规模和实力都不俗的竞争对手,但京东也有自己的天然竞争优势——自2010年以来,京东物流就用率先在业内推出的“211”限时达服务,为京东带来了配送快、服务好的信任口碑。

于是在2018年9月,京东开始试点个人快递业务。当年10月18日,王振辉透露,京东将正式上线个人快递业务,随后不久京东便开始在北京、上海和广州全面开放该服务,并迅速拓展至其他城市。

10月29日,王振辉表示,目前该业务已经覆盖全国一百多个城市,后续会持续的加大投入——今年9月,京东物流宣布正式推出迷你仓服务产品“京小仓”,为个人、企业提供中小件储存服务,已在北京上线运营。

此外,对电商平台而言,下沉市场已是兵家必争之地。王振辉称,在下沉的“最后一公里”,京东物流正强化四到六线城市的物流服务,用“千县万镇24小时达”去抓住低线市场的消费者。

谈及物流下沉及加码“24小时达”成本付出,王振辉认为,物流成本关乎两个维度,其一是距离,其二是密度,“四到六线城市订单密度非常不错,增长超过了核心城市”。

最新发布的“供应链产业平台”(OPDS),正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京东物流希望基于不同属性的产业,通过将产地和销地网络的打通,实现从采购、生产、到流通、消费,一体化供应链服务,实现产销全链打通和国内国际双通。

实际上,众所周知,京东物流亏损主要原因,正是因为巨大的物流、仓储成本。为了破局,京东物流还通过与第三方快递服务平台合作提升外部订单量。今年10月22日,京东快递宣布通过接入快递100平台系统,为其用户提供寄件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合作京东快递可以与其他快递公司一样,获得第三方用户入口。而此前,京东快递下单仅限于等自有入口。

这可以理解为,随着京东物流开放后大量外部订单的进入,其物流成本正大幅度下降——京东2019年Q2财报就显示,其履约费用率从2016年的7%直降到2019年Q2的6.1%。

开放转型带来的成效可能比王振辉预想的还要来得早一些。8月13日,京东在Q2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对外透露,京东物流目前已实现盈亏平衡。

更详细的数字是,2019年Q2京东物流非自营收入是近57亿,如果结合自营的收入,预计今年京东物流全年的营收将达到500亿元营收,这个体量与顺丰2019年上半年营收相当,根据《2018年度中国物流企业50强排名》,将进入前六名。

打造供应链产业全平台

京东物流 扭亏为盈与外部收入占比大幅整张背后,其实不只是因为用开放的战略转型赢来收获,其技术驱动的规模效应尤为明显——作为一家电商平台孵化的物流公司,京东物流在科技上的布局一直为行业津津乐道。

此前,京东物流已经在无人机、无人车、无人仓、无人物流、智能零售方面获得大量技术与产品的研发成果,并且在落地运营方面取得一定进展。

其中,最为突出的又是智能物流仓群。

据锌刻度了解,目前京东已有25座亚洲一号智能物流园区,围绕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武汉、沈阳、西安和杭州等为中心,形成了八大物流枢纽,同时也是亚洲电商物流领域规模最大的智能物流仓群。

最新的大动作,则是围绕5G进行的布局。

“在5G、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驱动下,传统产业的数字鸿沟与行业门槛被打破,供应链将大大拓宽产业互联网的应用前景。”全球移动通信协会高级顾问王建宙表示。

王建宙从事电信工作四十余年,掌舵中国移动的七年,推动和见证了移动通信行业从1G发展到2G、3G、4G、5G的整个过程。

他认为,在当前新的技术浪潮和产业发展大背景下,以物流和供应链升级推动产业互联网发展同样成为政府部门、行业机构和企业的共识。

对京东物流而言,其先后牵手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厦门公交、中国信科等展开合作,在5G和IoT应用上进行了探索和落地。

“持续的技术突破和创新应用是平台保持领先的基本要求,我们和三大运营商一起,在5G和IoT应用上进行了探索和落地,京东物流5G智能物流平台LoMir(络谜)已经建成。”王振辉解释,LoMir即在5G、IoT等技术加持下,使用数字孪生技术建立物理世界的数字镜像,利用数字世界的仿真、分析来优化物理世界的效率,带来物理世界的效率革命。

基于LoMir平台,京东物流在智能园区、智能枢纽和智能仓储等方面都取得了落地成果,京东物流位于北京亚一的全国首个5G智能物流示范园区已基本落成,将在今年“双11”期间投入使用。

“我们一直在说,降低整个供应链、整个物流行业的运营成本,提高运营效率,5G能让这些成为可能。”王振辉称,以供应链产业平台为实践依托,“短链、智能、共生”的无界物流3S理论内涵也将得到丰富。

“短链将从商品短链流通延伸到产销短链打通,智能将从运营效率提升拓展到产业效率提升,共生不仅要业务协同,还要实现价值共创,与合作伙伴成为价值共同体。”他说。

不过,5G物流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包括京东物流在内的企业,目前在智能化上的布局和探索才刚起步,5G技术在物流领域应用,还处于试探落地的初级阶段。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就认为,5G技术让实物互联互动,在物流领域需要人、车、货、场等信息的生态化资源积聚、标准化接口互认、数字化信息互通和智能化即时互动。

因此,5G更注重全局的生态协同,打破信息孤岛,如果没有生态化的有序积聚,很难快速进行5G改造并形成有效联动共生的5G物流秩序。

但无论如何,必须承认的是,独立转型后的京东物流,正在迎来收获期,其开放模式已得到验证,不仅降低了履约成本、提升集团收入,还完成了从企业物流向物流企业的转型。

别忘了王振辉在2017年京东物流独立时,他的另一个目标:随着网络布局和建设的不断完善,5年后京东物流将有望成为中国供应链解决方案和供应链科技领域的领导者。

文章来源:锌刻度

分享到: